十萬年前的激情 竟禍害了全人類
熱門  09-24 03:01

二型糖尿病、狼瘡、尿失禁、抑鬱症……這些病給現代人帶來了無盡的煩惱。你也許知道這些病都不太好治,但也許你不知道,這些病很可能是因為你的祖先啪啪了尼安德特人的結果。

很久以前人類並不像現在般孤獨,還有叫作海德堡人、弗洛裡斯人、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的人種陪伴着我們。

其中,最負盛名的就是尼安德特人,他們是最接近我們的人種之一,甚至被廣泛認為是人類的一個亞種。

尼安德特人是一群生存於舊石器時代的史前人類,1856年,其遺蹟首先在德國尼安德河谷被發現。

史密森尼斯國家自然史博物館的尼安德特人 | Flickr Adam Foster。


動畫片《瘋狂原始人》中克魯德一家就是尼安德特人。看似蠢萌蠢萌的尼安德特人,也許並不像你想象中的那麼原始。其實,他們比我們更強壯,腦容量也比我們大。

成年男性尼安德特人平均身高在165到168公分之間,體型與現代人相似,但尼安德特人可比我們強壯得多。

歐洲學者在研究尼安德特人的時候,發現他們特別喜歡居住在山洞裡,而他們居住的山洞一般都是從熊的手裡搶過來的。

尼安德特人不僅四肢發達,他們的腦容量也比智人還大,他們會製作工具,也會使用火,有了自己的藝術,甚至可能發展出了宗教。

1908年,考古人員在法國西南部曾挖掘出兩具保存完好的尼安德特人遺骨,並發現墓穴中有工具挖掘的痕跡。

這表明尼安德特人已經發展出了埋葬死者的風俗,在原始人的標準裡這已經是文明程度較高的表現了。

然而,這樣一個聰明的大兄弟居然在3萬年前掛掉了,並且,很有可能是被我們的祖先給逼上絶路的……

十萬年前的時候,我們的祖先智人曾經試着第一次走出非洲,因為尼安德特人太過強大,智人剛一離開非洲立刻就遭到了尼安德特人的迎頭痛擊。

早期人類遷徙地圖


智人們又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又蜇伏了三萬年,大約在距今六萬多年前到七萬多年前的時候,智人才第二次走出非洲。

智人在被尼安德特人節節敗退後,終於開始硬氣了起來。

智人攜帶著精密的語言,精良的石器,強大的社會組織動員能力和尼安德特人抗爭。

尼安德特人發現無論如何也無法阻止智人了。於是我們的祖先開始大量地離開非洲,進入尼安德特人的地盤。

大約4萬5千年前,我們的祖先智人逐漸進入歐洲大陸,兩種人類共存了一段時間,在此期間,尼安德特人的活動範圍越縮越小,但智人卻不斷擴張。

最後,尼安德特人徹底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結束了他們長達10萬年的歷史。

關於尼安德特人滅絶原因有很多種說法,並且一種比一種腦洞大開。有一種說法是他們因為眼睛太大,大腦用於視覺和肢體控制的部分太多,所以用在語言交流上的就不夠了,他們敗在了不夠團結。

還有一種說法是他們不會使用投擲武器,所以在和智人爭地盤的過程中被智人的遠程攻擊完虐。

不管尼安德特人是以哪種形式滅絶的,我們的祖先智人可能都難辭其咎。智人們的確對尼安德特人進行了種族滅絶,進入了他們的地盤,並把他們逼上了絶路。

大約在距今2萬5千年前到3萬年前的時候,這個世界上的最後一個尼安德特人死在了伊比利亞半島。

雖然古代人類和尼安德特人的關係水深火熱,但這並不影響兩個物種之間的基因交流。

被團滅的尼安德特人並沒有消失,他們的基因搭上了我們的順風車,在人類中延續着……

學者推斷,人類的祖先智人走出非洲時在中東一帶與尼安德特人相遇,並發生小規模融合混血,然後才遷移到世界各地,使得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留存至今。


(A)尼安德特人與人類的適應度分佈。(B)與A中相同,但用於隱性突變的模型。C和D分別顯示與A和B相同的數據,但分層成不同的選擇係數。


2002年,考古學家們在羅馬尼亞一處洞穴中發現了一枚早期現代人類的下頜骨,這個人生存在大約3.7到4.2萬年前,科學家們從上面一顆牙齒提取出DNA,然後發現了一個震驚學術界的事實:這個人竟然含有6%-9%以上的尼安德特人基因。

一個洞穴中發現的牙齒,發現含有尼安德特人基因。


另一個事實是,除了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以外所有其他地區的人種,身上都有1%-4%的尼安德特人基因。(土著非洲人幾乎沒有尼安德特人基因,因為他們的祖先沒有和尼安德特人生活過。)

對比和尼安德特人重合的基因發現,有種影響蛋白質的基因,使得皮膚、毛髮和指甲具有韌性。擁有這種性狀,讓我們的祖先能在寒冷的環境中更好地生存。

尼安德特人留下的一些基因在當時可能是有益,但隨着人類文明的變遷使得這些基因開始慢慢拖着人類的後腿。

比如,形成血栓的基因,本質是加強凝血功能的,這種能力能讓我們祖先豁條大口子的時候救命。而現在不用拚命廝殺的我們,這種能力反而可能要了你的命,凝血增加中風,肺栓塞和妊娠併發症的風險。

同時,這些基因使得我們忍受着一系列健康問題——抑鬱症、過敏、皮膚損傷、尼古丁成癮、營養失衡、尿失禁、膀胱疼痛、尿道功能失常等。


尼安德特人基因禍害人體圖


一場智人與尼安德特人在十萬年前的約炮,把人類從頭到腳禍害了個遍。

德國進化人類學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發現,尼安德特人的基因與人們的一些過敏性疾病有關,並且增加了過敏性疾病。

同時,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哥本哈根大學的科學家團隊研究發現,尼安德特人遺傳給人類的基因也促使了男性疾病和不育症的發生。

有的人死了,但他還活着。

打開APP閲讀全文
來源:網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