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的「紅顏」:從500元月薪到750億美元 18年忠誠
兩岸  03-17 02:06

3月初,在社交領域辛辛苦苦掙扎三四年的支付寶終於放棄了社交夢,決定回歸金融與商業本質。支付寶創始團隊成員倪行軍說:「高管們需要一個時間安安靜靜地把心定下來,忘記競爭、忘記‘高頻’這些東西,回歸基本點。」

誕生於2004年12月的支付寶,2010年曾被馬雲吐槽「爛,太爛,爛到極點!」,警察出身的支付寶總裁邵曉鋒當時甚至被當場罵哭。此後,彭蕾接管支付寶,用4年時間讓支付寶成為市場佔有率最高的第三方支付平台,讓螞蟻金服成為目前中國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公司,支付寶占螞蟻金服整體估值的67%。

螞蟻金服董事長彭蕾(左)被視為馬雲的接班人。

做完這些,一手把支付寶「養大」的彭蕾于2016年10月10日卸任螞蟻金服CEO一職,退居幕後只擔任董事長一職。

這個執掌着750億美元事業的女人,被很多人視為「馬雲背後的女人」,也曾一度被視為馬雲的接班人。堅定不移地支持馬雲、忠誠地執行馬雲的決定,是她的阿里生涯的真實寫照,有人因此形容她是讓夢想落地的行動者而不是夢想家。

1、18年追隨,18年忠誠

彭蕾1973年9月出生於重慶萬州,1994年主修工商管理的彭蕾從杭州商學院(今浙江工商大學)畢業,在入浙江省財經學院(今浙江財經大學)從教5年。

當時大學教師的工作很是體面,收入穩定而且壓力不大。當時她對創業和所謂的打造偉大的公司並不感興趣,但她的戀情和婚姻改變了她的命運。1997年,彭蕾與同門師兄孫彤宇相戀結婚,當時孫狂熱地追隨馬雲進京創業,後來彭蕾很乾脆地辭掉了原來的工作,跟隨丈夫加入馬雲的創業軍團並成為團隊的007號員工。

當年馬雲因在京創業失敗回到杭州,孫、彭二人並未離去。1999年2月,彭蕾和孫彤雲等人在馬雲家中見證了阿里巴巴的誕生,成為阿里巴巴的「十八羅漢」中的一員,從那以後,她成為馬雲堅定的追隨者。儘管那時候,對於馬雲滔滔不絶的長達幾小時的講話、對於馬雲說的「要做一個中國人自己創辦的、世界上最偉大的互聯網公司」,她既茫然也沒太大興趣。

在阿里初創的那段時期,大家住着民房、吃着泡麵,每個月只有500塊工資,甚至還要自掏腰包湊足50萬元註冊費。在那樣艱苦的環境下,彭蕾沒有退縮,因為後來她判斷馬雲的夢想足夠高遠,她們那一幫人將創造歷史。

此後,她成為馬雲意志的堅定的執行者,雖然她的初衷是追隨丈夫創業。2008 年淘寶財神孫彤宇——彭蕾丈夫孫彤宇卸任淘寶CEO一職、慘淡出局,業界流傳的說法是孫彤宇在被拿下的前夜才被同在阿里做HR任務的妻子彭蕾告知說要被拿下,其後二人離婚,彭蕾被稱為「曉得丈夫被密謀拿下也堅持到最後一夜才告知的奇女子。」然而,2013年馬雲卸任彭蕾回應繼任CEO人選時對婚姻被牽扯進接班人一事感到憤怒:「離婚復婚是私事,這跟公司並沒有半毛錢的關係,但現在被演繹成一段大義滅親的傳奇。」

2008年孫彤卸任淘寶CEO一職。

她在內網回應繼任CEO人選一事時說:「可能真的已經決定,全世界都知道了,反正我是不知道。無論誰接任集團CEO,我的任務都只有一個,幫助這個決定成為最重要的決定。」

彭蕾加入阿里、追隨馬雲已經18年,18年堅定地執行着馬雲的意志。彭蕾形容自己的工作是「看護着這一群人以及凝聚他們的那種力量」,因為很長一段時間她擔任的是人力相關的工作。

2、眼光毒辣的CPO與拓荒者

彭蕾曾歷任阿里巴巴人力資源部副總裁、市場部副總裁和服務部副總裁,但負責最久的工作還是與人力資源相關,而且她一開始干的就是HR相關的工作。創業初期,彭蕾常和馬雲一起看簡歷,她為阿里延攬和發現了很多人才,以眼光毒辣著稱。

被稱為「阿里雲之父」和「阿里技術教父」的王堅,由她招進阿里。2008年,已經成立9年的阿里,在大眾眼裡仍然是個賣貨的公司。「當時我想忽悠他加入阿里巴巴,我說我們現在很差,就希望你來拯救我們。實際上,直到現在,中國TOP的互聯網公司裡面,我們CEO是唯一一個沒有任何技術背景的。那時候我們每天看的是什麼?交易量,有多少客戶數,賣多少錢。」彭蕾後來開玩笑說,「「王堅是被我這個不懂技術的人‘忽悠’來的一個技術能人。」

沒有彭蕾,就不會有「前台小妹成為阿里副總裁」的勵志傳說。做過7年物資貿易的童文紅進入阿里時已經30歲了,不懂專業、沒有背景的她被安排去做前台。一年多時間裡,彭蕾發現她做事既細緻又有耐心,推薦她去做行政部主管、後又擔任客服、人力資源等部門管理工作,直到後來成為菜鳥網絡總裁以及阿里巴巴集團CPO。

童文紅從前台小妹搖身一變阿里副總裁。

2010年初,在馬雲的一片焦慮中彭蕾接手支付寶,從CPO搖身一變成為支付寶CEO。甫一接手便大刀闊斧地改革,她用4年時間奠定了支付寶的江湖地位,將螞蟻金服打造成國內估值最大的未上市公司,業務從第三方支付衍生出了阿里小貸、支付寶錢包、餘額寶、招財寶等增值業務。

馬雲稱讚彭蕾和她的團隊是「几乎所有金融創新領域的拓荒者」,2016年彭蕾卸任螞蟻金服CEO,她說:「我不是離開了,而是以另一種方式陪伴你們。」作者: 喀斯

打開APP閲讀全文
來源:無冕財經